我觉得自己也是个潜力股啊。闲下来时查资料



糖霜饼干绝对是小时候手里拿着想吃又舍不得吃的那颗糖吧?

除了形象美艳动人之外,曲奇的底坯和甜蜜的妆面本身就充满诱惑。

没有肉粉色和黄色色素,昨晚提前跟美术出身做室内装潢设计工作的大狼取经是否可用红绿兑出黄来。

“红绿兑不成任何色,两个是互补的色。”他说。

我找来三原色的图给他看,红绿叠加的部分就是很正的黄色。

“我用颜料兑不出来。”他又说,“红绿,蓝橙,黄紫都是互补的,一兑就成暗色。”

我买过一本色彩设计原理的书,也用了十几年PS玩了这么多年平面,他的话我其实是完全信了,但还是不死心。

今天把两色一兑,不管比例如何,死活看不到一丝丝黄,也看不到原本的红和绿,我发给他看。

“我都没试过红加绿能调出黄色的。”

“理论上为什么可以?”

“它是透明的铺在上面可能,一混合就不行。”

然后他用颜料现调,录了视频给我看。

他慢慢一点点把绿色加到红色里,“加得绿色越多越暗,红色绿色放在一起,绿的越绿,红的越红。”

“那什么颜色能调成另一种色?低饱和的色可以不?”

“其他很多都行。黄+蓝=绿,黄+红=橙,红+紫=玫红,其实所有颜色都是红、黄、蓝调出来的,红黄蓝称三原色。红绿互补色,红橙邻近色,红橙黄暖色,蓝绿紫冷色,灰色中性色,不冷不暖。”

他竟然给我上了一课,但是我的问题仍然没解决。

所以最终圣诞树的黄色投机取巧用了彩糖,反而增加了立体感。

而圣诞老人的脸则是越老越粉嫩了。

画的时候,曲奇的奶香与糖霜的甜一阵阵钻鼻子里,直接考验人类最原始的欲望的定力。

第一次制作糖霜饼干,无任何美术功能的人,能举着个裱花袋徒手画出横平竖直和圆润的曲线来,没把胡子画到眼睛上,我觉得自己也是个潜力股啊。

闲下来时查资料,不同的使用环境对三原色的定义是不同的,色光中的三原色是指红、绿、蓝;而色彩的三原色是指红、黄、蓝。但是也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自己研究过的那点东西全忘记了,只能说色彩学太深奥。

宇宙真是神奇,没有任何物体是可以独立存在的,就连做个饼干都能扯上色彩学。

 

这个饼干配方,6*7公分左右的模具,能做7~8个,糖霜有余。

 

 

#饼干坯

面粉 125克

黄油 60克

糖 35克

牛奶 15克

 

#糖霜

糖粉 150克

蛋清 22克

柠檬汁 8克

各种色素 1~2滴

 

 

1、室温软化的黄油加入糖打至蓬松;

2、加入牛奶继续打至蓬松;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